演员偶像化,充其量只是音乐剧发展的一剂“药引子” - 话剧音乐剧 - 中国音乐网
时间: 2020-06-03 08:49 | 来源: | 作者: 中国专业音乐网
 
 “
无论是主办方、演出商、出品方还是投资方都还需要多给自己一些镇静剂。

“票贩子”郑云龙删博了。

1月4日,有郑云龙出演的音乐剧《信》中文版上海二轮开票,戏票开售即空。他在微博感慨道,“这一分钟 我等了十年 谢谢你们”。不过这条在音乐剧圈引发诸多共鸣的微博,这两天已经在他主演的另一部音乐剧《谋杀歌谣》北京场经历“票价风波”后,不见踪影了。

两天前,《谋杀歌谣》北京站正式官宣。票价从去年底12月上海站的100元至260元,飙升到了380至880元,被众多网友质疑太贵,甚至上了热搜。不少剧迷怀疑是因为主演之一的郑云龙参加了《声入人心》后大火,主办方大麦“坐地起价”。消息一出,大麦官方“大麦戏剧”的评论区便遭到粉丝围攻。

有剧迷将此次演出票价与同一剧场上演的其他剧目、同一剧目同一卡司此前在其他城市的票价进行了对比,北京站票价的较高涨幅着实让不少人感到不满。

演员偶像化,为音乐剧市场撕开了“破圈”的口子

《谋杀歌谣》是外百老汇摇滚音乐剧《Murder Ballad》的中文版。该剧于2017年由上海华人梦想文化有限公司出品,目前巡演场次已超过百场。从此次第三轮巡演北京场的海报信息来看,该场演出的主办为大麦及旗下品牌Mailive。

近期,Mailive也发布了全新的“麦香计划”,计划将投资3亿至戏剧内容领域。首批直投剧目就包括音乐剧《白夜行》、《绿野仙踪》等。这也是Mailive成立两年来,首次规模化地以“领投”身份参与戏剧内容出品。

对于此次“票价风波”,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浏览了诸多的粉丝评论发现,随着卡司身价提高,不少人认为主办方相应的增长票价属正常现象,但核心的矛盾点在于音乐剧的制作水准是否符合这样的高票价。

针对音乐剧剧目的定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也分别联系了相关几位业内人士,通常来说,一场音乐剧演出的定价,取决于卡司、场馆可容纳人数、巡演城市是否有政府政策和场馆政策支持等多个方面,演出成本也是其中的重要因素。

一位音乐剧资深产业人士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透露,其公司旗下演出的定价会依据“60%成本+30%市场票价平均值+10%剧目IP的业内等级”这样的标准公式来定。对此,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也分别联系了主办方大麦和出品方华人梦想,不过双方都没有对此事进行回应。

尽管,此次票价缘何增长幅度如此之大我们不得而知,很多粉丝也都在开票前表态为抵制主办方不会买票,不过开票后该演出在北京的所有场次还是被火速抢空。

2018年,《声入人心》无疑把音乐剧带进了主流视野中。随着节目相关话题的不断发酵,节目中原本并不受大众关注的美声歌手和音乐剧、歌剧演员脱颖而出,一跃成为了新一轮的流量明星。

据如今选秀偶像扎堆的微博明星势力榜新星榜最新的数据显示,MXH36在榜11个人。排名最高的高天鹤位居第17位,比宇宙少女的程潇还要高一位,郑云龙排在第22位。

演员偶像化,充其量只是音乐剧发展的一剂“药引子”

此外,目前包括郑云龙、阿云嘎在内等人气选手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后援会和站子,郑云龙的粉丝后援会更在近期变更招新,开始了超话管理及音乐剧团票等活动。在知乎上,甚至还出现了“怎样才能嫁给郑云龙”的相关话题。粉圈文化也在节目关注度不断上升的同时,正式“入侵”音乐剧市场。

从2018下半年开始,这些从综艺节目中迅速蹿升的音乐剧演员,便在客观成为偶像艺人的道路上,成为了拉动音乐剧演出的最大招牌。

古典音乐制作人田艺苗曾评价过郑云龙的音乐剧票为什么可以一分钟秒光,“综艺节目选出来的帅哥很多,唱得好的也不少,但很少像他这样具有戏剧张力的,一定是他所热爱的音乐剧塑造了这样动人的气质。”

节目中36名成员组成的“MXH36”,年轻、有活力、又有良好业务水平的形象,使得小众的声乐领域一改以往严肃高冷的刻板印象,在完结后仍然是“搞声男/女孩”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云次方”、“深呼晰”等CP话题轮番登上热搜,几位成员也先后登上了《男人装》、《ELLE》、《时尚芭莎》等时尚期刊。不仅如此,例如郑云龙就已经接到了阿迪达斯的推广,更成为了力士的品牌挚友。现在的他也不但被抱怨戏票难抢,连今日(2月27日)开抢的力士的推广产品都已售罄了。

其实,在海外成熟的音乐剧市场中,音乐剧演员早就有偶像化的趋势。这就包括剧圈流行的SD(Stage Door)“堵门”文化。甚至在韩国,偶像爱豆参演音乐剧的例子也是数不胜数。Super Junior的成员厉旭、圭贤,JYJ的金俊秀等韩流前辈级偶像,都是优秀音乐剧舞台上的常客。还有譬如日本著名的宝塚剧团演员们都会有各自制度严苛的Fan Club。

再次兴奋的市场,需要一剂镇静剂

在这样的发展背景下,资本市场在近期也愈发看到了音乐剧在文化娱乐方面的消费潜力。除了前文提到的Mailive发布全新的“麦香计划”,计划将投资3亿至戏剧内容领域之外,去年七幕人生获得了阿里文娱集团现场娱乐事业群领投、君联资本跟投的B+轮融资,创下了有史以来音乐剧演出行业最大规模的单笔融资纪录。

从京沪两大音乐剧演出市场来看,音乐剧的增长势头也的确不错。据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北京市演出行业协会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北京市音乐剧的演出表现颇为抢眼,2018年的观众数量增长了26.7%,达到42.9万人次。上海方面,截至去年8月的数据显示,全市45个专业剧场音乐剧演出共计351场,观众达32.3万人次,票房收入高达5080.3万元。

不过尽管市场上的玩家越来越多,音乐剧演出场次的不断增长,观众体量却未能跟上这样的发展速度。根据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的观察,截至目前,参加了节目的郑云龙、翟李朔天、方书剑等音乐剧演员参演的已经开票的剧目,包括《谋杀歌谣》、《信》、《深夜食堂》等均销售火爆。

演员偶像化,充其量只是音乐剧发展的一剂“药引子”

然而,除了这些人气演员参演的剧目,其他音乐剧的销售情况尽管在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提高,但显然无法相提并论。对比郑云龙出演的《谋杀歌谣》,同期在北京上演的《你说我容易吗?——百万约定》、《恋爱吧人类》等均还有很多余票。显然大部分粉丝看起来更像是因为某一位音乐剧演员而购票,并非是为了欣赏音乐剧本身。

目前的情况倒是与4年前《剧院魅影》在中国取得1.2亿票房时的市场气氛颇有几分相似,彼时《剧院魅影》在广州和北京差不多了演了100多场,各大演出商都很兴奋,也让很多投资人错误地预估了当时音乐剧产业在中国的发展速度。

而当下也是一样,仅仅靠资本推动的繁荣以及几位流量明星的号召力显然仍是不够的。在音乐剧的工业化体系和原创能力还未成长起来,无论是技术、人才、推广、投资体系等环节都有待完善的发展阶段,中国的音乐剧市场,仍在经历严苛的洗牌过程。

尽管演员偶像化,以及相关综艺节目的播出已经为音乐剧在国内的发展又撕开了一道口子,不过其充其量只是音乐剧发展的一剂“药引子”。目前,无论是主办方、演出商、出品方还是投资方都还需要多给自己一些镇静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吴凌茜

 


分享到0
 
热门资讯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