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永恒的旋律”山西民歌专场音乐会的一点感想 - 音乐评论 - 中国音乐网
时间: 2020-06-03 10:32 | 来源: | 作者: 中国专业音乐网
 
 “

11月8号晚上,应朋友的邀请在山西大剧院音乐厅观看、倾听《咏恒的旋律——山西民歌专场音乐会》,我既不是以唱歌为职业,也不是搞音乐创作的,这一台音乐会对我很有触动,也想了很多,很想表达一下自己对这一台音乐会的理解和对山西民歌的一点思考,算是有感而发吧!

先说这台音乐会的形式,确实不同于一般,一进场就看到钢琴放在舞台正中间,钢琴两边对称放了十二把椅子,心里就琢磨除了钢琴还有其他乐器伴奏?除了声乐节目还有器乐节目?可是节目单上没有显示啊?胡思乱想之间,钢琴伴奏上来了,音乐响起来了,女演员唱着《桃花红 杏花白》上来了,歌声中男演员上来了,《桃花红 杏花白》结束了,“嗨——吆呺嗨……”号子喊出来了,男声唱起了《黄河扳船号子》,一女一男、一柔一钢、一静一动,歌者表达上的反差给观众带来听觉上的震撼,真是出乎意料。两首歌结束掌声中,主持人走上台,不说套话“观众朋友大家好”而是请现场的观众和台上的演员一起唱一段《桃花红 杏花白》,她请一个演员起头,又让钢琴伴奏给音乐,台上台下歌声响起,“桃花你就红来杏花你就白,爬山越岭我寻你来呀,阿格呀呀呆”那一刻,几乎全场观众都在唱,我正想不得了啊,这首歌可以做山西的省歌了,就听见台上的主持人说:“普及率真高啊”!又说音乐厅像一个民歌沙龙般的呈现”,她请台上的演员坐下来,她说:“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您现在参与的是《咏恒的旋律——山西民歌专场音乐会》”,我被这段话中的“沙龙““参与”两个词打动,接下来,歌者在台上演唱,他们在音乐声中站起,互相之间自然交流,然后面对观众演唱,音乐会开成这个样式,新、亲切、有交流,有观赏性,点一个赞!

再说一说这台音乐会的曲目,我以为,这一台音乐会的曲目选择的非常好,民歌涉及的面广:从晋南的歌到晋北的歌、从黄河流域的歌到吕梁山脉的歌;民歌的内容丰富:爱情的歌、劳动的歌、欢愉的歌、苦难的歌;民歌的种类不同:山曲儿、小调、号子都有,特别是《五哥放羊》《走西口》等叙事诗般的曲目,每一首都是在原生民歌的基础上融入了专业音乐人的思考、认识和加工提炼,使之更富有表现力,更加艺术化,同时又不失山西民歌的特点,依然姓“晋”,每一首都可以称之为山西民歌的经典之作。再点一个赞!

还想说说主持人,这个主持人应该不年轻了,她也和歌者一起坐在台上听,该说话的时候站起来就说,表达也比较准确,我觉得她有人生经历有从业经历,对山西民歌有点了解有点认识有点思考,应该是自己写的主持词,那些词是她自己对山西民歌的认识和思考,不急躁、不张扬、不抢戏,表述准确,张弛有度,和台上的歌者很亲近,和台下的观众很亲切,带领着音乐会一环紧扣一环从容有序的进展,在音乐会进展过程中,台下的观众对每一首歌、每一位歌者有所期待的同时,对主持人的讲述也有所期待,由此我也想,主持人这个行业不完全属于年轻人,假定这场音乐会是一个年轻漂亮装扮时尚的主持人拿着卡片在台上念稿子,效果恐怕就不一样了。主持人有一句话让我感到震撼,她说:“民歌唱出了世世代代老百姓的生存、生活、乃至生死”,当她说到生存、生活时我就想还能说什么,没想到是生死,“生死”两个字直击心灵,真的用心了。又点一个赞!

特别要说说牛宝林,牛宝林是著名的歌唱家了,在山西省歌舞剧院创作的《黄河儿女情》《黄河一方土》《黄河水长流》等大型节目中都有非常好的表现。他的嗓音条件、发声技巧、舞台表演等方面都很出色。他对山西民歌的了解、认识、理解、思考、演唱等诸多方面都有独到的见解和表现,很多以山西民歌音乐元素创作的原创歌曲都是由他首唱之后广为流传,再之后被音乐人和大众将这些原创歌曲称为山西民歌。比如《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走西口》《想亲亲》《难活不过人想人》《苦相思》《脚夫歌》等等大量的曲目。再比如《走西口》经牛宝林首唱后,被编入中国高等艺术院校声乐系教材同时被列入中国声乐比赛男高音规定演唱曲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牛宝林是在山西、在全国最有特色、最受关注、最受尊敬的歌唱家。

很多年前,牛宝林就被聘为山西师范大学、山西艺术职业学院、山西大学等各学院的客座教授和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他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教学上,为山西歌唱演员的成长、为山西民歌的传承在另一个领域里更加勤奋的工作。

一位歌唱家,为无论唱歌、还是教学,都没有离开对山西民歌的传播和传承,这里有一种热爱、一种精神、一种奉献,我们没有理由不敬重他。据说参与这一台音乐会演出的歌者大部分都是牛宝林的学生,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它看做是牛宝林教学成果展示呢?如果可以,那么这种展示无疑是成功的!非得点一个赞! (易江寒/文)


 

分享到0
 
热门资讯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