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偶像市场成泡沫?音悦台欠薪千万轰然倒塌 粉丝经济你真的了解吗? - 音乐财经 - 中国音乐网
时间: 2020-06-03 10:08 | 来源: | 作者: 中国专业音乐网
 
 “  随着《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两档造星综艺的喷发,偶像热潮席卷整个娱乐行业,粉丝经济前景似乎一片光明。当时,音悦台赫然位列出品方之一,可持续了几个月时间后,音悦台突然被爆出追逐粉丝经济失利,欠下巨款,就连员工工资都无法发。   不成熟的大环境,偶像产业遇冷,过于激进的扩张……在这场娱乐圈的粉丝经济中,谁才是最大的牺牲品?   综艺选秀带火偶像公司   2018年,伴随着《偶像练习生》蔡徐坤C位出道,偶像综艺成为很多年轻人和经纪公司的命运转折点。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后,从节目筹备到播出的短短9个月内,我国偶像产业实现了由萌芽到井喷的转变。               《偶像练习生》到底有多火?据统计,去年1月开播,上线1小时,播放量即超过1亿,自开播以来,爱奇艺的播放量达到了25亿,跟节目相关的内容共登上了292次热搜,期均36个,#偶像练习生#话题阅读量已127.4亿,刷爆了各大社交媒体。   在决赛当日,除了投票数据和微博热搜外,还有一项数据惊人,那就是门票被炒到了1.5万一张,大多数从黄牛拿的票价都在8000以上,这个价位丝毫不输给任何一场大咖的演唱会。为了把偶像送出道,各家粉丝估计总共集资了2000多万,光蔡徐坤个人大概就贡献了300多万。                 随后腾讯《创造101》的大火,又一次见证粉丝经济强大的市场影响力,2018年,偶像产业的发展显露出了超乎想象的市场发展空间。《创造101》集资金额超过《偶像练习生》,超过4000万元。据不完全统计,比赛期间,不同粉丝主体发起的应援活动就接近50次。而除去售卖周边礼包,及部分未公开金额的隐藏集资,仅以公开数据粗略估算,上述应援所得金额已达到469.1万元。背后的公司也纷纷走上快车道,如《偶像练习生》范丞丞、朱正廷以及Justin成功胜出,组建nine percent团队出道,孟美岐和吴宣仪更是拿到《创造101》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他们都是乐华旗下的艺人。乐华娱乐是押对宝了,也宣布踏上IPO进程。而麦锐娱乐成立于2017年,是家非常年轻是公司,《创造101》中以第七名出道的紫宁,《偶像练习生》出来的人气偶像李希侃,还有正在参加《青春有你》的出道热门训练生姚弛同属麦锐娱乐。短短两年时间便在偶像圈打出名声,完成新一轮融资……       选秀节目层出不穷,《明日之子》、《快乐男声》、《超级女声》、《中国有嘻哈》等也带火了背后的偶像公司,如坤音娱乐通过《偶像练习生》成功输出了艺人,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一举成为估值3亿的新生代力量。   偶像公司过于乐观陷入资金危机   艾瑞数据曾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偶像经济在中国拥有着广阔市场空间。但是好景不长,在经历了去年娱乐圈政策的调整后,曾可容纳一百家经纪公司的产业,如今已开始大浪淘沙。去年四月业内还在纷纷夸赞,羡慕坤音娱乐接受了红杉资本数千万的pre-A轮融资,估值3亿,成了《偶像练习生》节目中最被看好的公司之一,今年,CEO秦周懿却在为被拖欠款项疲于奔命,劳心伤神。   今年2月,坤音四子ONER除了几个晚会有三分钟的表演之外,几乎毫无动态,有人指责公司专辑至今不发货,也有人质疑出道半年的偶像为何不抓住档口多多宣发出圈。在那段时间里,ONER的粉丝流失了多少,恐怕从各项控评、打投和榜单数据都不难看出来。         5月27日坤音娱乐发布声明:“音悦台作为坤音四子ONER的专辑代理销售平台,在获得全部专辑销售款项的情况下,以各种理由屡次推脱,时至今日仍未向我司结算任何费用,为保证专辑能够如期制作并投入市场,我司持续垫付相关费用以保证专辑正常销售,我司追溯后得知,因音悦台未对物流支付费用,导致部分粉丝至今未收到专辑,并称在追讨欠款过程中,音悦台的法定代表人张斗本人承认,专辑销售所得的款项1000万被挪用。”   坤音娱乐CEO秦周懿对媒体表示:“过年期间与其他平台、媒体合作给粉丝抽奖发红包的项目预计投入非常大,期待能出圈的,但是钱一直被欠着没法到位,不得不与很多合作方都终止合作。”1000万对于诸如乐华、慈文这样大的经纪公司来说是小意思,但对于坤音这样2016年底刚刚成立,目前旗下只有两组六名艺人的小公司来说,并不是个小数。     消息已经发出,粉丝开始行动,粉丝们自发组成水军,到音悦台和CEO张斗的微博下方指责、催债,自媒体也跟进报道坤音娱乐诉音悦台违约一事,事件关键词冲上热搜。此外,音悦台的前员工、物流供应商也开始在微博声讨其欠薪欠款。粉丝们纷纷借助微博的话题#坤音斥音悦台违约#对音悦台斥责催债,去音悦台CEO张斗和音悦台的微博私信中发泄不满,不少站子和粉丝更是希望通过带话题的转发抽奖,购买坤音商城官方网站的周边,变向给坤音娱乐送钱。     说到音悦台,曾今是国内排名第一的MV音乐网站。但近几年,音悦台似乎不复往日荣耀。据音悦台前员工透露,公司2017年便开始出现资金链断裂,员工工资拖欠,连物流的费用都难以支付。曾经,看到了TFBOYS的成功之后,张斗也想过在偶像经济上布局,2015年4月,音悦台宣布获得了3500万美元B轮融资,由韩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NHN领投。但自从2017年4月音悦台的V榜盛典曝出“黑幕”事件后,音悦台的发展基本就进入停滞状态,粉丝们对音悦台这个品牌的喜爱度也明显冷却了,时间与资金链断裂刚好重叠。资金不稳,连人事方面也出现了频繁的变化。今年5月6日,张斗退出了音悦畅想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法人和董事长的职位,由刘正恕接任。据了解,由于张斗目前担任法人和最大股东的北京宽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重新签订合同后,将债务绑定到了张斗个人身上,使得宽客技术成为了秦周懿可以继续讨债的目标。   经纪公司进入盈利期需靠独特的造星体系模式   蔡徐坤一条染头发当福利的微博冲破4000万转发、范丞丞发照片进账480万元……2018年对于偶像经济来说,是特别的一年,仿佛迎来了新的时代。但偶像经济不到一年便遭遇降温,这背后透露出粉丝经济的非理性发展。       一般来说,一个练习生想要具备出道的能力要进行两年以上的训练,并且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现今的经纪公司都想迅速回收资本,很多还没完全训练好的练习生被组快速团匆匆出道。很多经纪公司寄往综艺、选秀节目出道,期望一次节目,上热搜成名,似乎成为偶像养成,出道的“捷径”。   “快钱永远都是看起来好挣,但最后很难产生赢家。”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表示,“只要稍火爆些的团队或个人就求快,先推到市场,比拼一下资源或运气,结果最后发现谁都是输家。”偶像养成之所以是一种“养成”模式,意味着无论是偶像本身的成长,还是粉丝的增长有一个循序渐进成长的过程   互联网造星就像上了高速公路,偶像综艺加快了市场洗牌。作为偶像赛道上的“奔跑者”,卡司星球CEO刘佳感触颇深地说:“对于经纪公司来说,光坚持不够。经纪公司要想在偶像产业中长久生存下去,商业模式是关键。”“经纪公司更大的生意应该是向商家输送人才,他们的头部效应永远是用来打造品牌和渠道的。一家经纪公司一年会推广10余个团左右,他们会通过一两个头部的团去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吸引更多的投资者来关注他,最后把自己培养成稳定的人才入口,这才是经纪公司最稳定的商业模式。”刘佳认为:最终留下的经纪公司一定有自己独特的造星体系模式,并且能够自身实现盈利,而不是靠融资去“烧钱”。       国内偶像产业链上,经纪公司烧成本让艺人打响知名度后,吸引资本跟风,但往往缺乏后续的市场推广和持续的资源培养,因为偶像团体难以打破圈层局限,或者是后期更倾向于模糊团体的概念,改为单人发展。   国内在不断尝试,也取得了可观的利润,但是现在偶像市场参差不齐,这样市场就又一次被扰乱。而人们所说的偶像经济,其实就是粉丝经济,大部分综艺选秀出来的新人通过包装,炒作踏往星途,再进行商业变现。目前,大部分关注偶像团体的经纪公司还没有进入盈利期。   国内偶像产业尚处于初期,经纪公司的商业模式各有千秋。有投资人表示,看好偶像产业,“只是我不太认同现在的商业模式,即大范围推广,所有‘偶像’都出来,这种模式很难有结果”。在他看来,真正对这些经纪公司和选手感兴趣的是大经纪公司和影视娱乐公司。       相比国内的偶像团体,日韩的偶像团体“寿命”普遍偏长,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注重偶像产出的质量,而国内只注重偶像产出的市场经济。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国内想要当偶像的女生男生选择在日韩国家进行培训,因为在那里他们才能学到提高自身价值的东西,通过持续稳定的优质内容产出,系统的偶像选拔、培养、进阶管理体系,加上新的移动互联网社交环境下形成的粉丝互动形式,才有可能实现爆发式增长。


  分享到0
 
热门资讯
联系方式